这恩情比天高

admin
就在两人将要被九幽大阵吸进去的时候,一个红色身影疾如流星般突兀而来,一手一个抓住他们两个离开九幽大阵的洞口,停落在不远处。陡然间发生的变故,让无心脸上的笑容僵住,他呆呆望着那个红色身影,喃喃说道:“你是红狐?”那红色身影发出咯咯一阵清脆的笑声说道:“无心师兄还记得小妹,当真让小妹深感荣幸!”借就九幽大阵的磷光,依稀看到那红影正是个美艳的妇人。她便是赫赫有名的红狐,岭南双狐中的老大,她还有个妹妹白狐,都是经历一次天劫修成人形的狐妖,且不说她们能抵御天劫的法术有多高强,单单那千年以上的修为就足以让一般修行者胆寒,无心暗想:“这千年狐妖,法术高强,我还没有练成阿修罗秘籍中所记载的法术,还是暂时忍让些较好!”赶忙把咒魂幡收起,又把九幽大阵收回,对红狐道:“不知红狐与明心是何干系?”红狐笑道:“依无心师兄看来呢?”无心过去把他那几个徒弟禁忌解开,喝道:“还不快滚!”那无名弟子忙转身待走,无心这时收回金钵说道:“你们不能走!”那五名僧人岂会听他的话,还是想急急忙忙往外走去。红狐对那几个僧人说道:“喂,你们的师叔不准让你们离开呢!”见那些僧人仍是不理会,美目中不由闪过一片杀机,无心见状不由暗骂那几个弟子,忙喝道:“你们几个没张耳朵吗?还不赶快回来?”念通他们几个闻听师傅的怒喝,不明所以,心道:“是你让离开的,现在为了那个骚娘们一句话,你又让我们回来?”心里虽然不满,却不敢违抗师傅的命令,乖乖走到无心后面。他们不会想到,正因为他们顺从,从而救了他们自己的性命。无心冷冷地道:“狐妹,邪道有邪道的规矩,正教有正教的门规。你今天帮住明心可是犯了规矩的。”红狐娇笑道:“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我是不忍心看见你们两个师兄弟互相残杀才出手的啊!”无心哼了一声道:“贫僧早已和普陀华光寺没有任何关系,现在贫僧拜邪天老人为师,隶属邪天派开元分坛坛主。这次狐妹解救明心一事,贫僧不知怎么禀报,尚请狐妹告之。”红狐微笑道:“你不用拿邪天来压我,就算他在这里,我也一样救人。你回去转告他,就说红狐想他了,改天再去看他。”说完带着祭出一道飘渺云霞,护住龙经天和明心腾空离去。待得他们消失无综,无心重重向地上吐了口唾沫,想起自己白白损耗了那些辛苦练制的魔魂,到得最后却让人给救去,简直便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不禁又呸了一声。这时念通凑上前来问道:“师傅,你怎么放他们走了?那骚娘们很厉害吗?”无心正有气没处发泄,闻言不由啪得一声打了念通一记耳光,喝道:“蠢货,以后见了她有多远就离她多远,知道吗!”不待念通回答,恨恨而去。念通手抚脸颊,低声道:“是……”目送师傅离开,心里暗道:“你不敢跟人家比斗,却把怨气都洒在我头上,真是晦气!”一瞥眼看见那几个僧人正呆呆望着自己,不由喝道:“都傻站着干啥?还不快去伺候师傅!”红狐带着他们两个落在一个荒坡之上,对着前面念了几句咒语,忽然间出现一道闪耀七彩光芒的门,带着他们进去后那七彩门户又消失不见。龙经天心知这定是那红狐设下地禁制,等闲之辈就算来此也不知这里竟会别有洞天。这山谷里的景象当真清幽绝伦,一颗拳头大的珠子在半空中不停的映射出彩色光芒,照亮整个山谷。这个如梦如幻的山谷中不但有山涧流水,茂林修竹,还有奇花异卉,厅台楼阁,四处漂浮着淡淡的白雾,置身其中,恍若仙境。红狐把他们带到一间宽敞明亮的石室中,笑道:“你们稍待片刻,我去给你们沏壶千年竹青茶。”说完袅袅而去。明心望着她的背影,叹息一声,龙经天不好询问,遂望着这间石室,感到奇怪不已,石室里没有任何照明物事,却如此明亮,不知是何缘故。过了一会,红狐托着一个木盘走来笑道:“小兄弟不要感到奇怪,这间石室的墙壁,全部都用的白玉砌成。这些白玉本身含有奇特属性,能发光的,所以在这里面就不用任何东西来照明了。”龙经天点点头道:“啊,原来是这样。”红狐道:“过来喝茶。”这时明心忽道:“红狐,再过三天,咱们的合约就到期了吧。”红狐微笑道:“对啊,再过三天,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不过那少年就得留在这里,你们两个只能走一个。”说完把茶杯摆好,倒了三杯茶,说道:“来,尝尝这千年竹青茶,喝了有补气益血,强身健体的功效,等闲之人可喝不到。”说完又向龙经天招招手,他有些不好意思,走过来端起茶杯尝了一口,果然觉得入口芬芳,回味无穷。虽说龙经天不会品茶,也能感到这千年竹青茶的确非同寻常,不由赞道:“好茶,真香!”红狐笑道:“这千年竹青茶虽不敢说天下无双,可这千年竹叶在修行界也算难得吧。这茶就是用千年竹叶沏成,用来招待贵宾,表示隆重。”龙经天不知她嘴里所指贵宾是谁,不好答话,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明心也端起茶杯,不过他没有喝,他望着茶杯里那些淡绿色的细嫩竹叶,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必须要走了,这三年都在这里,不知普陀华光寺怎样了,我着实担心。让这少年陪你在此,平常还可以指点他一些法术,你也不会寂寞的。”红狐笑道:“呸,我稀罕他陪伴我吗?你走以后,我就用他来修炼咒魂幡。你道只有无心才会修炼吗?”她这话说出来,龙经天差点没把茶水喷出来, 金沙手机网投官方怔怔地说道:“你……你……”红狐笑道:“小兄弟, 银河手机网投官方你现在的性命就系在某人一念之间, 最新电子棋牌真人平台你快去恳求, 真人棋牌官网下载还有希望。”龙经天本来在心中还很感激红狐援手相助,不过这样看来她出手相助原来另有目的,并不是真心出自侠义心肠,脸上不禁显现怒气。红狐见状说道:“你也不要生气,我救得你一命,你便欠得我一命。即便我把你炼化,也不过是相互扯平,互不相欠而已,你何以生气?”龙经天愤愤地说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救我?”红狐淡淡地说道:“我红狐做事,一向依着个人喜好,我想救你或者想杀你,没必要向你解释什么。”明心叹道:“小兄弟,你不必动怒,她不过是拿你作籍口,来逼迫我罢了。”红狐嫣然一笑道:“我可没有逼迫于你,这不过是你说的,咱们的契约到期,你想走便走,我也没拦着你。”这时龙经天心下隐约明白,红狐和明心之间肯定有种契约,契约原何而来他不知道,不过契约的目的是让明心留在此谷,显然对红狐来说更为有力。在红狐眼里,自己不过是续签契约的一个籍口而已。从无心无可奈何任由红狐带他们离开来看,这红狐显然不是一般脚色。龙经天暗自叹息:“自己不过是无名小卒,在他们眼里无足轻重。”明心道:“你的心意,我岂能不知?不过我既已归顺佛门,早忘却人世间情爱,你何苦仍痴心若此?”红狐脸色一红,娇艳生姿,她望着明心道:“三十年前,若非你舍命相助,帮我度过天劫,我早已魂飞魄散。我顺利渡劫,可是你却因我而遭受天劫冲击,致使形神重创。”“虽然在普渡大师高明的佛法引导之下,你借就本身不昧原灵成功转世,可我心里对你实在愧疚良多。我虽是千年狐妖,但也知恩图报,那时我暗暗立下誓言,不管你今生是和尚也好,道士也罢,我是跟定你了。我不求与你双宿双栖,但求能当一个每天服侍你的小丫鬟,我就心满意足了。”红狐毕竟属于妖类,她这番情意绵绵的话语竟是丝毫不忌,当场说来,益发显得真挚无欺。明心叹道:“三十年前之事,不过是我举手之劳罢了,又何必念念不忘?”红狐微笑道:“举手之劳?那次你差些形神俱灭!对我来说,这恩情比天高,比地厚,我这一生一世,永远不会忘记了。”明心道:“可我是一个出家之人,如何能收你作丫鬟?再说,咱们孤男寡女相处一起,也有碍我的清修。”红狐咯咯一声娇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澳门网投网址大全你这话未免强词夺理。我问你,在这痴情谷里三年,你的修为是长进了还是落后了?我记得刚来你的时候,那金刚伏魔通秘籍才初窥门径,现下你已经练到慧光凝结的阶段,还有那无相通禅功,你也练到无人相的境界了吧。”明心脸色一红,心想这倒是实话,自己进这个痴情谷以来,修为不但没有后退,反而进步神速,不然根本无法和练就阿修罗秘籍的无心一战。他无奈地说道:“那你也不用威胁我啊?”红狐道:“你这人绝情得很,虽在这个谷里过了三年,不过你却没半分留恋之心,每天只想离去。我若非稍稍逼迫,你还肯留下来吗?”又转向龙经天道:“小兄弟,适才无奈,多多见谅。”龙经天无言以对,惟有在心里苦笑不已。明心道:“我现在还没有答应你,三天以后再给你答复。”红狐妩媚地望了他一眼笑道:“好啊,别说三天,即便是三年我也等得!你们先聊,我去准备美酒,招待贵宾。”说完,盈盈而去。明心望着她的背影,不住地叹息,龙经天问道:“大师,刚才听她所言,你是经过转世再生的?”明心唔了一声,不置可否,忽然他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在那庙中,你往我那金钵外面发出的是什么法术?威力不小啊!”龙经天道:“是一种神符,不过我的修为太浅,所以那神符持续时间很短。”明心讶道:“神符?你是说你往金钵外面发的是符录?我怎么没有看到?”龙经天道:“我的符录是无形无色的,所以大师看不到。”明心一听,更是惊讶:“什么?无形无色?你是什么门派的弟子,我怎地从未听说有这种符录?”龙经天道:“晚辈还没有门派,神符也是偶然间得到的。”接着他简略把得到神符的经过说了一下,直把明心听得目瞪口呆。明心瞪着眼睛道:“什么,‘水之韵’原来被‘天机老人’得去了?怪不得我以前跟水自流比法的时候,没见他施展。还有那个什么武当的张真人也去过天机大阵?”龙经天道:“我们只见过他在墙壁上的刻字,至于是不是他本人,我就不能确定了。”明心呆呆出会神,然后说道:“看来那‘天机大阵’里面当真有什么绝世宝物,不然张真人以纵横修真界的法术是不会对一般法宝放在眼里的。哦,对了,你的宝物叫阴阳劫吧?”龙经天点头道:“是,不过在下还不会运用之法。”明心微笑道:“那你不过是缺少口诀而已。我现在传你金刚伏魔通秘籍里面记载的慧剑通口诀,看看能不能修习。不过据说,此口诀适合大多数修真人士。”龙经天喜道:“那太好了,我正愁着无法运用阴阳劫呢。”明心笑道:“但请小兄弟能有机会去趟普陀华光寺,把这本金刚伏魔通秘籍送给我师弟原心。”龙经天一呆道:“普陀华光寺?不是晚辈不答允,只是那里太远,晚辈尚不会驭剑飞行,此去不知要过多少时间。而且晚辈还要去武当招我的伙伴。”明心微笑答:“现在我教你的慧剑通口诀,正是一种驭剑术。倘若你学会,到普陀华光寺也就几天的时间。”龙经天问道:“真的吗?我能和他们一样在天上飞吗?”明心道:“当然,不过是借助你本身灵元和剑合而为一的一种修习功法前提是你必须有有自身的灵气,另外还得有可供驾驭的法宝。法宝的优劣,直接关系到你飞行的快慢。如若是世俗界普通的刀剑,那你即便修习这个口诀,也不能驭剑飞行。”龙经天一呆,说道:“我那阴阳劫不知可否,威力倒是不小,不过发出体外,仅有半月大小。”明心笑道:“法器的威力不在于大小,而在于本身自身。现在我就把口诀传送给你,如果你原灵充沛,大约三天就可以飞行。这便是佛门心法与其它心法的根本区别。”当下明心领他去谷外的一个楼阁中,详细的把慧剑通的口诀传授给龙经天,并且把一些疑难也一并解说。明心道:“你现在可以修习了,待得明天你应该略有小成。”明心走后,龙经天用心苦练起来。这慧剑通口诀乃是金刚伏魔通秘籍里面的一种高明驭剑口诀,若要尽数发挥其威力,还需佛门正宗嫡传弟子。幸而阴阳劫也非凡品,故此修习,也算小有成就。第二天,明心过来探询进展,见他进境奇速,又惊又喜。其实他不知龙经天有此进境,全仗自身所练神气,倘若用灵气修炼,则进展无由此快,毕竟佛门心法,不是一蹴而就的。第三天龙经天托依慧剑通口诀,已经把阴阳劫与自身合而为一,可以进行短距离飞行。这下他心里的兴奋是任何言语也无法描述的,以前只有传说中的仙人才会的飞行,自己竟然做到了。他驭剑围绕山谷飞行一圈,看见红狐和明心站在洞口前面,指着自己交谈。经过这一圈飞行,他忽然感觉到阴阳劫其实还有更大的威力没有施展,不过任凭自己如何催云神气,也不能把它的飞行速度再行提高。究竟是什么原因,他也说不上来。他落下地来,走会石室,忽听里面传来红狐的咯咯娇笑之声:“任你禅心笃定,也难逃我的缚骨柔情丝!”明心道:“红狐,我已无情欲,唯剩慈悲之心,你那柔情丝对我没有丝毫作用。”红狐道:“那就试试看!”龙经天听得奇怪,探头一望,只见红狐挥手撒出一道红艳艳光芒笼罩的鱼网,罩住盘膝打坐的明心。待得那道红色鱼网把明心完全笼罩起来的时候,明心周身忽然显现出一道乌金光华。鱼网不住收缩,把明心身外那道乌金光芒挤压的越来越小,到得最后,光华也越来越暗,就在乌金光芒消散贻尽时,明心忽然双手合十,口喧佛号:“阿弥陀佛!”接着他的肉身尽隐,只剩一具骷髅。僧袍外面,显露出森森白骨。也在这个时候,红狐的缚骨柔情丝也罩在他身上。红狐见状,只恨得一跺脚,指着那骷髅说道:“你以为用无相神通就能躲过去吗?看你支持多久!”说完念施几句咒语,那道红网立马又往里收缩寸余,紧紧包缚着那具骷髅。看那红网罩住骷髅,好似没有什么着力之处,轻飘飘的样子。龙经天心想:“这无相神通果然名副其实,一经施展,哪里还有半分人相?看那模样,红狐的缚骨柔情丝应该只对血肉之躯有功效,面对白骨则无能为力了。”红狐转身离开的时候,看到龙经天在洞口往里探望,喝道:“臭小子,张望什么?”走到他身边狠狠白了他一眼,疾步而去。他望着红狐的背影,心里苦笑道:“小兄弟立刻就变成了臭小子,这个变化可也真快。”他走进石室,凝望明心那狰狞的白骨骷髅头,心道:“刚才若不是亲眼所见,真难以想象一个活生生的人,转眼变成一具白骨骷髅。看来佛门的修行典籍当真神妙。龙经天修习完慧剑通口诀,也用消耗不少神气,当下也在石室了入定调息起来。待得调息完毕,只见红狐和明心两人站在前面,定定望着自己。明心身上的缚骨柔情丝也已不知去向,想必红狐终究不忍长时间缚困与他,因此收回,入定中的明心感到危险已消,也就从无相神通中醒转。他起身走到两人面前,对明心躬身一礼道:“多谢大师传授口诀,晚辈感激不尽。”明心微笑道:“我也不是白白传授,你还要给普陀华光寺送去金刚伏魔通秘籍,所以你也不必感谢我。咱们算是互不相欠。”龙经天道:“大师放心,晚辈一定不辱使命,把那秘籍送往华光寺。”红狐娇笑道:“小兄弟可不要见那秘籍是佛门至宝,便心生觊觎,偷偷躲起修炼,而把明心大师的话丢再一旁。”龙经天摇头道:“红狐前辈请放心,晚辈既然答应,便一定会送到普陀华光寺的,除非在路上死于非命。”红狐见他说的真挚,又笑道:“小兄弟喊我前辈,是不是我又老又丑啊?”龙经天闻言脸色一红,说道:“前辈容颜娇丽,可称人间绝色。”红狐听到赞美,心里甚是喜悦,微笑道:“那你还称前辈,快叫我姐姐啊!”龙经天脸色又是一红,心道:“这会又称呼小兄弟了!”不过姐姐这个称呼他当真叫不来,不由脸色讪讪。明心见状不由一笑,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递给他道:“施主辛苦了,交给原心师弟,并告之说我因为誓约,此后三年无法回去,寺中事物便由他代劳。”龙经天双手捧过来说道:“大师放心,晚辈一定转达!”然后他把适才不能尽行发挥阴阳劫威力的疑惑说出来,明心沉吟一会道:“慧剑通的口诀不过是暂时帮你驭剑飞行,你那阴阳劫还需有相应的口诀来修炼,这样才能把阴阳劫的威力尽数发挥出来。”红狐道:“小兄弟的法宝名称真怪,姐姐我修行千年还未听说过。”龙经天叹道:“那么说来,我这阴阳劫也不是什么出名的法宝了。如果稍有些名气,大家多少会知道一些吧,可是我得到的这个东西,竟是谁也没有听到过。”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还有众多优质达人分享独到生活经验,快来新浪众测,体验各领域最前沿、最有趣、最好玩的产品吧~!下载客户端还能获得专享福利哦!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官网

Powered by 澳门网投网址大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