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户全部粉碎

admin
“应该是这里了。”楚白看着眼前这栋像是刚被一群大象光顾过的房子,房子的水泥墙破了好几个大洞,最大的有一人高,最小的也有半人高,窗户全部粉碎,碎裂的玻璃掉得满地都是。“没错,是这里!”抱石子吸吸鼻子道:“里面有血腥味,还有一种奇怪的力量。”“那我们进去吧!”楚白笑道,伸手推了推房门,不锈钢的防盗门立即发出一声难听的呻吟,然后重重的砸在地上,宣告彻底与门框分离。房子内一片狼籍,无数肉块散落在房间四处,紫黑色的血液在低洼的地方汇集成一个个小血坑,楚白和抱石子踩着这些碎肉走了进来,白森森的碎骨在他们脚下咯吱咯吱作响。房子内的情景虽然异常恐怖,但因楚白和抱石子都非常人,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吸引他们注意的是一个站在墙角、浑身血污的男子,以及一个缩在他身后的女子,除此之外屋内再无活人。仿佛是感应到了楚白和抱石子,那个男子猛然回头,恶狠狠的盯着二人,雪白尖锐的牙齿不住磨动,像是要扑上来狠狠的咬上一口似的。楚白愣了一下,那个男子全黑的双眸让他吃了一惊,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完全没有眼白的眼睛。“那个女人还没死呢!”抱石子看着那个缩在墙角的女人,她苍白的脸色以及还算平稳的呼吸告诉两人,这个女人应该只是昏过去了。楚白踏前一步,那个站在女人面前的男人立刻躬身摆出攻击的姿势,口中喝喝作响,一双完全没有眼白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二人,看他的架势,似乎是不允许别人靠近那个女人。楚白皱了皱眉头,那个男人身上有一种很奇怪的力量波动,有些像欧阳碧碧变化成的那个怪物的力量波动,但是又有些不同。不过这个男人似乎对他身后的那个女人没什么敌意,而且还很维护她,可是因为他挡在前面,楚白想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受伤也有些困难。“你能不能让让?我们要看看那个女人有没有受伤。”楚白尝试着和那个奇怪的男人沟通。“杀……保护……”那个男人却只是恶狠狠的盯着站在面前的两个人。他有一种想要撕碎一切的冲动,一种想要拥抱血腥的渴望。但是他不敢贸然冲上前去,眼前这两个人让他本能的有一种恐惧,教困惑的他在嗜血的冲动和保命的本能之间不停挣扎。楚白皱了皱眉,眼前这个男人脸上肌肉不住扭曲,像是在克制着什么,不过看他那样子,似乎也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要指望他自动让开,看来是不大可能了。“跟他说什么废话啊,既然不肯让开,打得他让开好了!”抱石子不耐烦地道,同时腰间白光大盛,定天锤闪电般飞出,在空中化作一个巨大锤头,向那个男人腰间扫去。那个男人低吼一声,直直的冲了上去,右臂的肌肉突然膨胀数倍,带着尖啸的风声迎向抱石子的定天锤。从这风声看来,如果被这一拳打中,不要说是人类的血肉之躯了,就算是一辆装甲车也要被打得稀烂。可惜的是,与他拳头硬碰硬的不是装甲车,而是抱石子以两千多年妖力为后盾的法宝定天锤,这就注定了他的失败。屋内突然爆起一团白光,拳头与定天锤硬碰硬时产生的闷响,震得这栋本就残破不堪的房子一阵晃动。在暴响声中,那个男人不敌定天锤的庞大妖力,惨叫一声,被一锤硬生生的打在肩上,轰的一声撞破墙壁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落到远处。外边警笛声响起,看来是这里实在闹得太凶,有人打了电话报警。“你留下来照顾这个女的,我去追那个男的。”楚白向抱石子道,然后从刚刚被男子撞破的地方飞了出去。楚白以神识扫过,很快就确定了那个男人的方位,他被抱石子这一击足足打出了两百多米远,竟然还没有死,生命力之顽强可见一斑。楚白之所以要去找这个男人,一方面是因为看到他守护那个女人,不知是敌是友;另一方面是这个男人身上的力量波动以及超强的生命力,怎么看都像是欧阳碧碧异变后变成的那个怪物,因此他自然不会放过眼前这个线索。楚白飘浮在男子头顶上空,并不急于动手。在他的脚下,那个男人挣扎着站了起来,右臂软绵绵的垂在身侧,显然是被抱石子那一锤伤得不轻。男人起身后,居然没有像楚白所想的逃命去,而是摇摇晃晃的向回走,还要回到那栋房子里去,也不知是想再和抱石子打上一场还是什么。楚白低叹一声,再不迟疑,伸出双手结了个法印,口中默念法咒,然后双手一翻,一道白光闪电般射到男子身上,男子的动作顿时停滞,任他不住怒吼,却不能移动分毫。楚白用定身咒定住了那个男人,正在考虑要怎么把他搬回去,就听到那栋房子那边传来一阵喧闹。神识扫过,他不由得暗叫一声糟糕,竟然是抱石子与赶来的警察起了冲突,心中急切之下,也顾不得被自己定住的男人了,转身便飞了回去。抱石子本是一块灵石修炼而成的妖怪,人间的法律对他根本没有任何束缚力,加之头脑简单,有人向他出手必定会还击,才不会因为对方是警察就忍气吞声。因此楚白才急着飞回去,万一回去晚了,抱石子瞬间把那些警察杀光那可就麻烦了。楚白回来得正是时候,只见房子前抱石子正和十几个警察对峙,一个警察在抱石子面前与他争辩,左右两侧却有两个警察悄悄掩至,想必是看到抱石子那魁梧的体型,警察们也知道正面冲突恐怕己方没什么胜算,因此打算采用偷袭的。抱石子一脸冷笑,两手垂在身侧,手上闪烁着淡淡青光。以他的修为又怎么会不知道两侧有人悄悄掩近,显然是早已运起妖力,就等着那两个警察动手时顺手给他们一下。“都住手!”楚白高叫一声,为了不让这些警察看到他会飞,他只好落在不远处,然后再走了过来,好在来得还算及时,否则让抱石子出手,那两个警察肯定不能幸免。“楚哥儿,你来啦!”见到楚白,抱石子散去妖力,转头打了个招呼,那两个正要扑来的警察也因为楚白的突然出现而愣了一下,因而没有扑上去。“警察正在办案,无关之人请离开!”一个警察迎了上来,挡在楚白面前说道, 最新电子棋牌真人平台言语间不住打量着楚白, 真人棋牌官网下载眼中满是怀疑之色, 真人棋牌app娱乐平台显然是职业病发作, 澳门棋牌游戏网在观察楚白是否也是这案情中人。“麻烦叫你们管事的人来,我有话要与他说。”楚白和颜悦色地道。来到人类社会这么久,他相当知道有时候力量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因此并不想得罪这些负责治安的警察。“你找我们队长有什么事?”那警察眼中的怀疑之色更加浓重了,“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可以了!”“小王,什么事?”后边一个高大汉子高声问。挡在楚白前面的警察立刻很不情愿的看了楚白一眼,回头回答:“队长,这个人想见你。”然后侧身站到一旁。那个高大警察闻言走了过来,摆摆手示意拦住楚白的警察可以离开了,然后才转向楚白问道:“我是负责这里的柳夜龙,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楚白笑了笑,先看看抱石子那边,只见他张开双手,把要进屋检查的警察拦在外边,任由他们急得跳脚,可就是没有办法进到屋内。这才转向柳夜龙,从怀中掏出特处局特意为他办的证件递给柳夜龙,正色道:“我是国家安全局的人,这里的事情属于国家机密,麻烦你带你们的人回去吧,顺便请你帮我打这支电话,要他们派人来这里处理。”说完,他顺口报出一长串电话号码。楚白先前被王剑算计,不得已就任特处局的特别顾问。特别顾问这个职位地位颇高,差不多和特处局局长是一个等级了,为了证明他的身分,特处局特地为他制作了证件。不过特处局的存在是机密,自然不能告诉这些普通警察,因此为楚白制作的证件有两张,一张是假证件,证明楚白是国家安全局人员,这是给外人看的,另一张则是真正特处局的证件,是给特处局人员看的。楚白拿出来给柳夜龙看的,就是那张国家安全局人员的证件。柳夜龙伸手接过证件扫了一眼,又抬头审视着楚白,和证件上的照片做对比,仿佛不相信他会是国家安全局人员,楚白倒也不恼,笑嘻嘻的等着他确认。好一会儿,柳夜龙才收回目光,以双手递还证件,然后敬了个礼,转头招呼道:“收队,我们回去吧。”说完第一个走向警车,其他警察虽然略一犹豫,却也跟了上去。“不要忘了帮我打个电话,我没有手机。”楚白在他身后叫道,直到见到柳夜龙摆摆手掏出手机开始拨号,他才走向站在一旁一脸傻笑的抱石子。“笑个头啊。”楚白踮起脚尖在抱石子头上敲了一记道:“我一会儿不看着你,你就和警察动手,这么想去吃牢饭吗?”抱石子双手抱头,一脸委屈的嘟囔道:“又不是我想出手,是他们先要动手的。”“人家要捉你你就让他捉啊,不知道他们是警察啊?”楚白又敲了他一记,没好气的骂道:“现在可不是几百年前,就算是几百年前,你杀了官府的人,说不定还会有修真者追捕你呢,现在你要杀警察,是不是想被通缉啊?”见抱石子委屈的抱着头不敢说话,楚白终于放缓口气道:“好了好了,那个男人被我定在那边了,你过去把他拎过来,综合新闻以后记得不要和警察起冲突,反正他们又伤不了你。”抱石子头脑还是比较简单,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见楚白不再骂他,立刻笑颜逐开的飞走了,楚白摇摇头,自己一个人走进那栋房子。那个女孩子还缩在墙角,先前这一阵吵闹竟然没能让她清醒过来。楚白走过去蹲下身来,伸手探了探她的脉搏,又送了一点修真力到她体内,探察了一下她身体的情况,再明白了她只是昏过去之后,这才站起身来。“楚哥儿,那个家伙不见了!”抱石子飞进来同时叫道。楚白闻言皱起眉,自己施展的定身咒应该只有修真者可破,那个男人似乎只是力量惊人,但并不会法术,怎么会被他逃脱了呢?“算了,不管那个男人。”楚白道:“抱石子,你把这个女人抱起来,我们先回去。”“喔。”抱石子搔了搔头,上前抱起那个女人,和楚白走出房子。房外,特处局的人刚刚赶到,楚白简略吩咐了几句,便和抱石子腾空而去。血,到处都是鲜血,一片血红。她从恶梦中惊醒,才感到胸口异常窒闷,梦中那颗滚到她脚边的人头上惊恐的表情还历历在目,她仿佛还可以看到人头上那双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她挣扎着坐了起来,想要找杯水喝,却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内,房间内没有什么摆设,只有一床、一桌、一把椅子而已。“你醒了!”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一个穿着一身休闲服的美女走了进来,见她坐在床边,那个美女毫不奇怪的向她微笑,仿佛早知道她已醒似的。“这是哪里?”她问道,颇为困惑的摇了摇头,脑中却传来一阵剧痛,教她不由得抱头呻吟了声。“这是我朋友家,你是被他带回来的。”美女笑道,见她一头雾水,耸耸肩继续道:“详细情况我也不清楚,你要问就问他去吧。”“你看我,光顾着和你聊天,倒把正事忘了。”美女突然作出侧耳倾听状,然后回过头来笑道:“你睡一天了,应该很饿了吧?我们出去吃饭。”她摸摸空空如也的肚子,想到美味的饭菜,虽然对陌生的环境还有一丝恐惧,但身体却比大脑抢先一步作出反应点头同意了这项提议。两人走出房门,就见外边的房间已经摆好一桌热腾腾的饭菜,她看着那桌香喷喷的饭菜,肚子不禁咕咕叫了起来,令她脸上一红,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你真的饿了,那就去吃饭吧,把这里当自己家一样就行了,不必客气。”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她这才发现房间内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二十岁左右的男子,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而刚刚和自己说话的就是他;另一个则是身材魁梧的大汉,正盘腿坐在电视机前玩游戏机。她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抵受不住食物的诱惑,道了声谢坐下吃了起来。那个年轻人笑了笑,又低头看起报纸,而领她来的美女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阵狼吞虎咽后,她才满足的放下碗筷,摸着微微发涨的小肚子打了个饱嗝。回头看到那个年轻人正含笑看着自己,不由得俏脸一红,这才想起自己是在别人家里。“吃饱喝足,现在可以谈正事了。”年轻人放下报纸笑道:“我是楚白,能请教你一些事吗?”“您请说!”她坐直身子,双手放在腿上,有些不安地道。“不必紧张,你就当是闲聊好了,我们又不会吃人。”旁边的美女看出她的紧张,递给她一杯热茶,向她鼓励的笑了笑。“能请问你的名字吗?我总不能一直喂喂喂的叫你吧。”年轻人问。那叫楚白的年轻人一脸和善的笑,看上去实在不像是坏人,这让她心中的不安多少淡去一些,回答道:“我叫柳婷婷,朋友们都叫我婷婷。”“那好,婷婷。”楚白和美女对视一眼,转头又问:“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红旗路一百五十六号吗?为什么那间屋子里会死那么多人?我们赶来的时候站在你面前的那个男人又是谁?”婷婷闻言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脸上满是惊恐之色,身子不住向后缩,站在她旁边的美女见情况有些不对,正想安慰她一下,谁知道手还未碰到她,婷婷就发出一阵尖叫,吓得她连忙缩手。楚白皱了皱眉。婷婷这模样看来像是惊吓过度,仿佛受了很大的刺激,想到这里,他看着婷婷的眼睛,温和又缓慢地道:“不要怕,不要怕,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婷婷下意识的看着他的双眼,只觉得那双亮得有些异常的眼睛仿佛带有某种魔力,看着那双眼睛,心中的恐惧和不安竟能慢慢散去,渐渐的,心里一片宁静,恶梦中那些恐怖的画面似乎也不那么可怕了。“好,现在你说吧,不要怕,都过去了。”见她恢复平静,楚白这才露出微笑。刚才为了安抚婷婷,楚白使用了清心咒帮她排除杂念,看来效果似乎不错。婷婷得楚白相助,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慢慢的把那天晚上的事交代了一遍。等她说完,房间内几人都陷入沉思当中,只有抱石子还抱着游戏机玩得不亦乐乎。“这么说,你并不清楚你男朋友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啰?”楚白打破沉默问。婷婷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嗯,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得那么可怕,他以前很温柔的。”楚白沉默片刻,终于决定还是要告诉她自己的猜测。打定主意后,楚白看着她温柔的问:“婷婷,不知道你是否相信鬼怪灵异学说?”“你是说妖怪神仙之类的吗?”见楚白点点头,婷婷立刻回道:“我自然是不信了,那只是神话故事而已,不可能存在的。”“不,那不是不存在的神话故事,鬼怪妖魔确实是存在的。”楚白摇头道,见婷婷一脸不信,他微笑着伸出右手,示意要她看。婷婷莫名其妙的望向楚白伸出来的右手,不知道他的手会有什么好看的。楚白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开始默默念动法咒,然后手心处突然闪过一道白光,婷婷一惊,反射性的闭上眼睛,等她再睁开眼睛,就见楚白的手心处正卧着一只奇怪的生物。那是一只像乌龟,但却长着鸟一样的头,和蛇一样尾巴的奇怪生物。婷婷吃惊的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就在这时,那只奇怪的乌龟睁开眼睛,见自己正在楚白手掌中,它惊慌的叫了起来,声音又涩又尖,就像劈木头时会发出的声音一样。“这是旋龟,山海经里也有记载──怪水出焉,而东流注于宪翼之水,其中多玄鱼,其状如龟而鸟首虺尾,其名曰旋龟,其音如判木,佩之不聋,可以治底。”楚白看着手中那只惊慌失措、不住怪叫的奇怪乌龟道:“据说带着它可以使耳朵不聋,还可以治疗脚底老茧,你要不要拿回去玩玩?”“不……不要了!”婷婷不住摇头。开玩笑,这个长着鸟头蛇尾的乌龟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宠物,拿回去养还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呢。“现在你相信了吧。”楚白抖了抖手,一直卧在他手心不动的旋龟便在一道白光中消失不见,这才转向婷婷正色道:“你的男朋友疯无羁,恐怕是被魔物附身入魔了,时间一久就会完全魔化,那时候他就会变成一个真正的妖魔,但依现在的情形看来他似乎还有些人性。”“那无羁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听到楚白提起自己的男朋友,婷婷急切的问。楚白一脸难色,看到他这表情,婷婷的心立刻沉了下去,果然片刻后,楚白摇头叹道:“虽然现在他因为某种原因还保留了一丝人性,但随着时间流逝,他的人性也会渐渐消失,最终还是会变成一个完全嗜血残暴的妖魔。”婷婷闻言一脸呆滞、双目无神,显然有些无法接受楚白这一番话。楚白颇同情的看着她,心里也明白自己这些话对她的冲击,但却也无可奈何。“我看你脸色不好,还是再去休息一下吧,这些事以后再说。”旁边那位美女急忙上前安慰道:“放宽心吧,天无绝人之路,事情总会有转机的。”婷婷一脸木然的任由她把自己扶回刚才那个房间。美女关上房门,又走了回来,颇为关切的问:“真的没办法了吗?这小姑娘我挺喜欢的,咱们能帮就帮帮她吧。”“确实没办法。”楚白摇头道:“魔物为天地阴气所生,生性凶残嗜血,数量极少。被魔物附身入魔之人几乎无药可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完全魔化前将其杀死,这样最起码还可以作为一个普通人类转世投胎。若是完全魔化后才被杀死,那就连转生的机会都没有,只能魂飞魄散而死了。”那美女默然无语,她正是隐入人世间的妖怪紫无暇,由于婷婷是女性多有不便,因此楚白才特意打电话把刚从妖怪联盟总部赶回来的紫无暇叫过来,由她来照顾婷婷。“你刚才招来的旋龟是真的吗?”紫无暇突然问,一脸好笑的看着楚白。楚白愣了愣,然后笑道:“怎么可能是真的,旋龟好歹也算异兽,哪有这么容易就被招来,何况现在人世间已经很少见到这些异兽的身影了,所以我只是拿幻影哄哄小姑娘罢了!”两人对视片刻,突然一起大笑起来,旁边的抱石子虽然困惑的搔搔头,却也跟着嘿嘿傻笑起来。

,,og视讯游戏官网

Powered by 澳门网投网址大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